消费日报网 > 时尚生活 > 科技

火烈鸟再次“到访”天津,它们是迷路了吗?

时间:2019-09-26 14:09:15 来源:科技日报

黑红相间的双翼,飞起来笔直似离弦之箭,修长的双腿,站在湖水中又高雅如贵妇,天津北大港湿地这几天又迎来了贵客火烈鸟。

  近几年火烈鸟频频造访天津北大港湿地,今年似乎来得格外早。常年驻扎在北大港湿地的护鸟志愿者王洪峰介绍,这种属于热带的世界濒危鸟类,多次出现并停留在天津这样的非热带地区实属罕见。这些神秘的客人从何处而来?为什么会偏离迁徙路线这么远来到天津?

  火烈鸟在津出现是掉队了?

  “在天津有记载的历史中,似乎没有关于火烈鸟的记载。外形如此特殊而美丽的大鸟,应该不会被古人视而不见,这说明天津的确不是火烈鸟的分布区,也不是它们的迁徙途经地。”天津自然博物馆动物部的研究人员李鑫说,直到近几年才在天津北大港湿地发现火烈鸟的身影。

  王洪峰介绍说,2014年12月初,我们首次观察到6只火烈鸟集体飞抵北大港湿地;2016年6月中旬,1只火烈鸟再度光临,不过这两次都是2到3天的短暂停留。2018年,从春天开始就飞来5只火烈鸟,通过观测,我们判定这应该是一家子,2只毛色发红、体型较大的是成鸟,另外3只毛色暗、体型小的是幼鸟,它们一直在一起,形影不离。火烈鸟一家在北大港湿地待了近半年,更令人惊奇的是,到了秋季,它们又带来3只火烈鸟,这8只火烈鸟在这里生活到11月底才再次离开。今年9月初就又早早飞来两只火烈鸟。

  “火烈鸟都是成群结队出行的,出现在天津的个位数火烈鸟可能属于迷鸟。迷鸟,顾名思义,就是迷路的鸟。由于天气的原因,生病或者体力不支等身体原因,导致这些火烈鸟掉队迷路。”李鑫介绍,在迷路的过程中,它们也会找栖息地休息和觅食,不过一般情况它们只会在“临时中转站”休息几天,而后调整方向重新出发,继续寻找目的地。

  从哪条迁徙路线迷路而来?

  那这些迷路的火烈鸟从何处来又要飞向何方?它们怎么会迷路至此地呢?这还要从它们的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说起。

  李鑫介绍说,火烈鸟其实是红鹳目、红鹳科鸟类的俗称,在世界范围内包括大红鹳、小红鹳、智利红鹳、安第斯红鹳和秘鲁红鹳。其中只有大红鹳和小红鹳在欧洲和亚洲有分布,在北大港湿地出现的应该是分布最广的大红鹳。

  “从大红鹳的分布图上看,它主要生活在地中海沿岸,东达印度西北部,南抵非洲,亦见于西印度群岛。大红鹳在东南亚也有分布。亚洲火烈鸟夏季在哈萨克斯坦湖泊,冬季到里海南部以及印度越冬。”李鑫分析说,从地域来看,在印度、东南亚地区越冬的火烈鸟迁徙路线离天津最近,这些迷路的火烈鸟从这条迁徙路线而来的可能性极大。

  有趣的是,我国近几年从内蒙古磴口到山西宝鸡再到天津的北大港以及山东的黄河河口,陆续首次记录到火烈鸟的分布,这也说明火烈鸟在天津的出现并不是偶然,也许它们已经把中国作为了新的迁徙通道。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在生态保护、湿地恢复上的成效。

  凭记忆回来的“老朋友”?

  鸟类对于迁徙路线也是有记忆的,对于鸟类导航定向机制的研究,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开始。通过实验,关于鸟类“识途”的说法目前主要有4种:通过感应地球磁场定位、通过辨识日月星辰定位、通过记忆山川河流的位置定位,此外还可以通过遗传和学习记忆。

  “迷路的火烈鸟对曾经来过的天津北大港湿地也是有记忆的。”李鑫分析,2014和2016年在天津短暂停留的火烈鸟应该属于真正意义的迷鸟,很可能2018年来津的一家5口是凭着记忆回来。它们觉得北大港湿地所处生态环境好,且相对封闭,人为干扰较少,食物也很丰富,于是就再次选择了这里作为迁徙的停歇地,直到天气变冷才离开。而今年来的这两只火烈鸟也很可能是以前来过天津的“老朋友”了。不过目前由于对野生鸟类的跟踪技术还不成熟,因此这些都只是猜测。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刘坤媛
相关新闻

5G来了,云游戏成赢家

5G商用,到底能为人们带来哪些新的应用?云游戏正是其中的一个答案。2019年,各路巨头“亮剑”云游戏。在海外,微软、谷歌和索尼等头部企业公开了各自的云游戏项目;在国内,各游戏厂商也陆续推出云游戏...

中国科考“重器”亮相南大洋宇航员海

  首航南极的中国“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15日继续在南大洋宇航员海开展综合科考。连日来,一些大洋科考“重器”亮相,助力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获取理想的科考样品。  北京时间15日凌晨5时许,科考...

4万多年前狩猎岩画面世

据英国《自然》杂志12日公开的一篇考古学论文,科学家报告了一幅在印度尼西亚发现的洞穴艺术画作。这幅作品描绘了一些类人形象狩猎猪和水牛的画面,至少可追溯至4.39万年以前,是迄今已知的最早狩猎场...

系外行星大气中,水虽常见但数量低于预期

最新研究结果表明,系外行星大气中水常见又稀少,对在太阳系内外寻找水意义重大。图片来源:英国剑桥大学官网  据英国剑桥大学官网11日报道,该校科学家领导的团队对系外行星大气化学成分进行了迄今...

新方法构建体外3D神经组织模型

利用新方法创建的不同形状的神经组织模拟物。图片来源:伊利诺伊大学格兰杰工程学院官网  在最新一期《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中,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研究人员报告称,他们开发出一种构...

藏在基因里的“时钟”可预测脊椎动物寿命

你想过有一座“寿命时钟”,就藏在基因里吗?英国自然科研旗下《科学报告》杂志12日公开一项生物学研究,报告了一种利用基因标记来准确估算不同脊椎动物物种寿命的模型。这个“寿命时钟”筛选出了CpG位点...